招财鞭炮玩法
安全、快捷、貼心的東莞搬家公司

塘廈搬家公司 | 黃江搬家公司
樟木頭搬家公司 | 常平搬家公司

  東莞搬家公司|鳳崗搬家公司
  清溪搬家公司|橫瀝搬家公司
  橋頭搬家公司|大朗搬家公司
  
謝崗搬家公司|大嶺山搬家公司
網站首頁 公司簡介 服務項目 工程案例 運輸車隊 搬家搬廠 搬家常識 行業動態 在線留言 聯系我們
服務項目
搬家服務
長短途物流、搬廠、搬寫字樓、卸貨柜、搬鋼琴。
搬廠服務
專業搬廠、搬機器、吊裝、重型設備移位、上樓、下地下室。
空調服務
專業空調技工、提供空調拆裝、維修、加雪種清洗、保養。
安裝維修
專業開瑣、裝鎖,安裝維修各種電器、水電安裝維修裝修等。
清潔服務
專業清潔鐘點工、清洗地毯、疏通下水道服務。貨車出租--長短途運輸、貨物裝卸、整理倉庫。
回收服務
辦公用品:復印機、辦公屏風卡位空調、冰箱、電視.公司承諾顧客至上 信譽第一 您的滿意是我們的追求!

常平搬家公司-如今隊伍中也有大學生搬家的身影


以往提到搬家公司的員工們,很多人心里都會想到的是外地的農民工。如今,大學生也當起了搬家工!再我常平搬家公司 里面近幾年學生搬運工已經不是什么新鮮事,這其中主要包括一些農村來的孩子比較能吃苦,搬家一次點現錢給他們。這也算是東莞搬家公司為社會做的一點貢獻。

 放棄, 還是堅持?在武漢最熱的暑期中,高李想和他的學生工友們,在糾結中熬過了一個多月。 8月11日,周六,清晨5點40分,天剛透亮,陰天。高李想夢中驚醒。他踹醒身旁的周喻、周小寧:“快起床,要出工了。”5分鐘后,他們拿著兩個饅頭,爬上了啟動的廂式貨車車廂。這天,他們要幫客戶把家從青山的武東二村搬到武漢大學附近。高李想今年考上研究生,而他的搭檔周喻和周小寧,則是在讀的大二學生。他們都是農家子弟,急需錢來貼補生活費。這個暑假,他們選擇了工資稍高卻又苦又累的搬家工。研究生搬家工掌心結滿老繭清晨6點,暗淡的封閉式貨車車廂,高李想、周喻和周小寧席地而坐。高李想,24歲,戴著眼鏡,黑瘦,但很精壯。“給你看看我的肌肉。”高李想有些驕傲,他敞開工作服展示當搬家工的成就:一鼓勁,顯露胸肌和6塊腹肌。從青山廠前村出發,20分鐘的顛簸,貨車駛進武東二村。戶主杜奇早已等候在門口。“東西都打好了包,先搬床,再搬其他東西。”疊起4塊笨重床板,半蹲、彎腰、低頭,高李想雙手向后抓住,用力往前一拉,4塊床板整體壓在背上,他輕松起身走了出去。 “寧可多拿點東西,少跑趟。”高李想說,這是搬家工的基本原則,這樣能節約時間,也能節省體力。30分鐘后,需搬運的物品,僅剩下了一些小件。高李想拿來一個大背簍,他將衣架、易碎的小玻璃茶幾等放了進去。盡管背上負重100多斤,但他的雙手也沒閑著,下樓走順手拎起了用塑料繩打包的盒子。盒子很重,細細的塑料繩,勒在手心,高李想似乎感覺不到疼痛。他伸出手掌,掌心10多個厚厚的老繭,讓原本握筆的纖細雙手變得異常粗糙,“剛開始搬東西,手心就起泡,疼得不能握拳,只能用拇指和食指夾住筷子吃飯。泡破了就起繭,一個月,老繭也蛻了長,長了蛻。” 飽嘗艱辛只為父母減負擔高李想,隨州高新村人,父母都是農民。今年隨州大旱,高李想家的魚塘干涸,水稻絕收,損失不小。 “父母身體不好,勉強維持哥哥和我的學費。”高李想說,每到年關,家里就沒了積蓄,生活總是很拮據。在河北理工大學讀本科時,高李想就當過超市收銀員、發過傳單,他幾乎靠兼職讀完了大學。 6月底,高李想幫父母摘完油桃、干完農活后就來到了武漢。此前不久,他剛剛收到了桂林理工大學旅游專業的研究生錄取通知書。 “現在讀研了,但今年的生活費還是個問題。”高李想說,他出來打工就是要掙些學費和生活費,另外還能鍛煉自己。 7月初,80名大學生應聘螞蟻搬運公司當搬家工,高李想是其中一員。“公司說一個月能掙1800到3000元,還包吃包住。”他說,相比其他工作,這里的工資要高些,“辛苦一點無所謂。” 高李想有自己的10年規劃,“畢業了,我先干5年導游,等我積累了人脈和資金,然后就經營屬于自己的生意。”他說,在做搬家工的日子里,每當他十分疲憊想放棄的時候,“理想”一直在激勵著他堅持。相似的家庭背景,高李想和周喻成了要好的朋友。周喻,22歲,仙桃張溝鎮人,華中科技大學武昌分校大二學生。“一家靠10畝地生活,但父親患癆病,根本無力承擔我一年1.5萬元的學費。”周喻說,他一直很愧疚,覺得很沒用,因為他的生活費全靠打工的妹妹資助。周喻盤算著:“一個月賺2000元,兩個月就可掙到一學期的生活費。” “很享受不背東西下樓的感覺” 早晨7點,青山的街道,只有依稀的行人。貨車駛往武漢大學附近。車廂里堆滿了物品,僅留車尾站腳的地方。高李想、周喻、周小寧,順勢倚著車廂角落站著,身上的工作服被汗水浸透了。風透過車廂的縫隙灌了進來,大約個把小時,他們的衣服就被吹干了。杜奇的新家,在武漢大學附近的一個老小區,7樓,沒有電梯。想想這些,高李想心里有些打鼓:“5層樓是我體力的一道坎。一次性爬5樓,可以一口氣上;超過5樓,每爬一個臺階都很難。” 大背簍依然沉重,高李想的雙手還是沒閑著。他再度彎腰,抱起滿滿一蛇皮袋書,身體努力前傾,腰幾乎彎成了90°,一步一步,艱難地爬向7樓。臉上的汗珠,啪啪地砸在樓梯上。 “過了5樓,我就開始數樓梯,數完了13個臺階,就又上了一層樓。”爬上7層樓,高李想如釋重負,漲紅的臉開始泛白,“我享受不背東西下樓的感覺。” 持續一個小時的手提背扛,杜奇的物品完好無損地搬進了新家,高李想說:“內褲都被汗濕了。” 揮汗如雨一天能喝15斤水聽說給自己搬家的是大學生,這讓30多歲的杜奇感嘆不已:“他們能吃這個苦,很不容易。”杜奇的母親龔女士,連忙跑去買來了10瓶水。 “我們經常碰到客戶請我們喝水。”周喻說,每一次出工,他們擔心的就是沒水喝,尤其是酷熱的天氣。擰開瓶蓋,咕咚咕咚,高李想一口氣就把一瓶水喝了個精光。高李想慶幸這天是個陰天。他說,7月6日,他開工的第一天,武漢氣溫37℃。這一天他搬了三家,脫下外套可以擰出水來。1.5升一瓶的純凈水,他一天可以喝5瓶。武漢螞蟻搬運公司總經理徐梓力說,每年夏季是搬運業務高峰期,包吃包住,月工資2000多元,但搬運勞動強度大,一般人不愿干,大學生的加入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“招工難”問題。今年,應聘武漢螞蟻搬運公司的學生有80人,堅持到現在的僅剩7名大學生及一名中專生。張懷明,是名從業14年的老搬家工,也是公司的主管。“搬家工勞動強度大,很多農民工都吃不了這個苦。”他說,每年的暑假,都有不少大學生來應聘當搬家工,可是,絕大部分人都堅持不下來。“有的還沒開工就走了,有的剛出一趟工走了,還有的,上午入職,下午離職。” 高李想說,早在入職前,他就有了吃苦的心理準備,但沒想到,這個苦確實超出了想像。其實,每一天,高李想都想離職,“我不知道我能扛多久,實在扛不住了就走人。可是,每一次,我都告訴自己,要咬牙堅持。” 上午10點,收班。回去的路上,三人躺在臟兮兮的毛毯上,靜靜地睡著了。他們實在是太累了。 “高李想很踏實,體力好,不偷懶;周喻這孩子總偷偷地要活干,想多掙點錢。” 在張懷明的眼里,能留下來的8名學生,都是好樣的。 8月9日,公司張榜公布7月份的工資單:高李想1635元;周喻1754元……高李想覺得很滿足,“7月份只干了20天,就有這么多錢。” 高李想說,當搬家工的經歷,非同尋常,帶給自己一股精神力量,“也許對我來說,不會有別的工作比當搬家工更苦了。”(

 8月11日,周六,清晨5點40分,天剛透亮,陰天。高李想夢中驚醒。他踹醒身旁的周喻、周小寧:“快起床,要出工了。”5分鐘后,他們拿著兩個饅頭,爬上了啟動的廂式貨車車廂。這天,他們要幫客戶把家從青山的武東二村搬到武漢大學附近。高李想今年考上研究生,而他的搭檔周喻和周小寧,則是在讀的大二學生。他們都是農家子弟,急需錢來貼補生活費。這個暑假,他們選擇了工資稍高卻又苦又累的搬家工。研究生搬家工掌心結滿老繭清晨6點,暗淡的封閉式貨車車廂,高李想、周喻和周小寧席地而坐。高李想,24歲,戴著眼鏡,黑瘦,但很精壯。“給你看看我的肌肉。”高李想有些驕傲,他敞開工作服展示當搬家工的成就:一鼓勁,顯露胸肌和6塊腹肌。從青山廠前村出發,20分鐘的顛簸,貨車駛進武東二村。戶主杜奇早已等候在門口。“東西都打好了包,先搬床,再搬其他東西。”疊起4塊笨重床板,半蹲、彎腰、低頭,高李想雙手向后抓住,用力往前一拉,4塊床板整體壓在背上,他輕松起身走了出去。 “寧可多拿點東西,少跑趟。”高李想說,這是搬家工的基本原則,這樣能節約時間,也能節省體力。30分鐘后,需搬運的物品,僅剩下了一些小件。高李想拿來一個大背簍,他將衣架、易碎的小玻璃茶幾等放了進去。盡管背上負重100多斤,但他的雙手也沒閑著,下樓走順手拎起了用塑料繩打包的盒子。盒子很重,細細的塑料繩,勒在手心,高李想似乎感覺不到疼痛。他伸出手掌,掌心10多個厚厚的老繭,讓原本握筆的纖細雙手變得異常粗糙,“剛開始搬東西,手心就起泡,疼得不能握拳,只能用拇指和食指夾住筷子吃飯。泡破了就起繭,一個月,老繭也蛻了長,長了蛻。” 飽嘗艱辛只為父母減負擔高李想,隨州高新村人,父母都是農民。今年隨州大旱,高李想家的魚塘干涸,水稻絕收,損失不小。 “父母身體不好,勉強維持哥哥和我的學費。”高李想說,每到年關,家里就沒了積蓄,生活總是很拮據。在河北理工大學讀本科時,高李想就當過超市收銀員、發過傳單,他幾乎靠兼職讀完了大學。 6月底,高李想幫父母摘完油桃、干完農活后就來到了武漢。此前不久,他剛剛收到了桂林理工大學旅游專業的研究生錄取通知書。 “現在讀研了,但今年的生活費還是個問題。”高李想說,他出來打工就是要掙些學費和生活費,另外還能鍛煉自己。 7月初,80名大學生應聘螞蟻搬運公司當搬家工,高李想是其中一員。“公司說一個月能掙1800到3000元,還包吃包住。”他說,相比其他工作,這里的工資要高些,“辛苦一點無所謂。” 高李想有自己的10年規劃,“畢業了,我先干5年導游,等我積累了人脈和資金,然后就經營屬于自己的生意。”他說,在做搬家工的日子里,每當他十分疲憊想放棄的時候,“理想”一直在激勵著他堅持。相似的家庭背景,高李想和周喻成了要好的朋友。周喻,22歲,仙桃張溝鎮人,華中科技大學武昌分校大二學生。“一家靠10畝地生活,但父親患癆病,根本無力承擔我一年1.5萬元的學費。”周喻說,他一直很愧疚,覺得很沒用,因為他的生活費全靠打工的妹妹資助。周喻盤算著:“一個月賺2000元,兩個月就可掙到一學期的生活費。” “很享受不背東西下樓的感覺” 早晨7點,青山的街道,只有依稀的行人。貨車駛往武漢大學附近。車廂里堆滿了物品,僅留車尾站腳的地方。高李想、周喻、周小寧,順勢倚著車廂角落站著,身上的工作服被汗水浸透了。風透過車廂的縫隙灌了進來,大約個把小時,他們的衣服就被吹干了。杜奇的新家,在武漢大學附近的一個老小區,7樓,沒有電梯。想想這些,高李想心里有些打鼓:“5層樓是我體力的一道坎。一次性爬5樓,可以一口氣上;超過5樓,每爬一個臺階都很難。” 大背簍依然沉重,高李想的雙手還是沒閑著。他再度彎腰,抱起滿滿一蛇皮袋書,身體努力前傾,腰幾乎彎成了90°,一步一步,艱難地爬向7樓。臉上的汗珠,啪啪地砸在樓梯上。 “過了5樓,我就開始數樓梯,數完了13個臺階,就又上了一層樓。”爬上7層樓,高李想如釋重負,漲紅的臉開始泛白,“我享受不背東西下樓的感覺。” 持續一個小時的手提背扛,杜奇的物品完好無損地搬進了新家,高李想說:“內褲都被汗濕了。” 揮汗如雨一天能喝15斤水聽說給自己搬家的是大學生,這讓30多歲的杜奇感嘆不已:“他們能吃這個苦,很不容易。”杜奇的母親龔女士,連忙跑去買來了10瓶水。 “我們經常碰到客戶請我們喝水。”周喻說,每一次出工,他們擔心的就是沒水喝,尤其是酷熱的天氣。擰開瓶蓋,咕咚咕咚,高李想一口氣就把一瓶水喝了個精光。高李想慶幸這天是個陰天。他說,7月6日,他開工的第一天,武漢氣溫37℃。這一天他搬了三家,脫下外套可以擰出水來。1.5升一瓶的純凈水,他一天可以喝5瓶。武漢螞蟻搬運公司總經理徐梓力說,每年夏季是搬運業務高峰期,包吃包住,月工資2000多元,但搬運勞動強度大,一般人不愿干,大學生的加入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“招工難”問題。今年,應聘武漢螞蟻搬運公司的學生有80人,堅持到現在的僅剩7名大學生及一名中專生。張懷明,是名從業14年的老搬家工,也是公司的主管。“搬家工勞動強度大,很多農民工都吃不了這個苦。”他說,每年的暑假,都有不少大學生來應聘當搬家工,可是,絕大部分人都堅持不下來。“有的還沒開工就走了,有的剛出一趟工走了,還有的,上午入職,下午離職。” 高李想說,早在入職前,他就有了吃苦的心理準備,但沒想到,這個苦確實超出了想像。其實,每一天,高李想都想離職,“我不知道我能扛多久,實在扛不住了就走人。可是,每一次,我都告訴自己,要咬牙堅持。” 上午10點,收班。回去的路上,三人躺在臟兮兮的毛毯上,靜靜地睡著了。他們實在是太累了。 “高李想很踏實,體力好,不偷懶;周喻這孩子總偷偷地要活干,想多掙點錢。” 在張懷明的眼里,能留下來的8名學生,都是好樣的。 8月9日,公司張榜公布7月份的工資單:高李想1635元;周喻1754元……高李想覺得很滿足,“7月份只干了20天,就有這么多錢。” 高李想說,當搬家工的經歷,非同尋常,帶給自己一股精神力量,“也許對我來說,不會有別的工作比當搬家工更苦了。

 

信息來源:常平搬家公司     轉載請注明東莞市好百年搬家公司

[返回]   

東莞市好百年搬家公司版權所有@ Copyright 2010 訪問量:【百度統計備案號:粵ICP備17116668號-1
地址:東莞市塘廈鎮石潭布裕民街 電話:0769-87997116手機:13686090919 聯系人:王先生 劉小姐 技術支持:東莞網站建設
*本網站中所涉及資料均屬于東莞市好百年搬家公司www.lplhr.club所有,未經許可不得轉載* [后臺管理] bmap gmap
東莞搬家公司|塘廈搬家公司|鳳崗搬家公司|清溪搬家公司|橫瀝搬家公司|常平搬家公司|橋頭搬家公司|黃江搬家公司|大朗搬家公司|企石搬家公司
石排搬家公司|樟木頭搬家公司|東坑搬家公司|虎門搬家公司|大嶺山搬家公司|謝崗搬家公司|寮步搬家公司|莞城搬家公司|東城搬家公司|深圳搬家公司

關閉
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招财鞭炮玩法